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国际观察丨北海道开发背后的阿伊努人血泪史

时间:2022-12-06 14:07:09 | 浏览:1720

新华社北海道松前町4月21日电(记者沈红辉 华义)日本北海道渡岛半岛最南端,有一座依山傍海而建的松前城,这里原是江户时代松前藩统治北海道的根据地。松前城下有一座三大块黑石堆砌而成的耳冢。冢旁竖着一块牌子介绍这座耳冢的来历:面对松前藩对阿伊努

新华社北海道松前町4月21日电(记者沈红辉 华义)日本北海道渡岛半岛最南端,有一座依山傍海而建的松前城,这里原是江户时代松前藩统治北海道的根据地。

松前城下有一座三大块黑石堆砌而成的耳冢。冢旁竖着一块牌子介绍这座耳冢的来历:面对松前藩对阿伊努族的残酷压迫,1669年,阿伊努人民团结起来反抗,史称沙牟奢允(阿伊努族首领)之战。阿伊努一方开始占有优势,但松前藩得到幕府和津轻藩援助并将沙牟奢允诱杀。松前藩割下沙牟奢允等人的耳朵代为首级带回,葬于此,故称耳冢。

这座耳冢,是北海道原住民阿伊努人在古代反抗“和人”(古代对非阿伊努人的日本人的称呼)欺压的一个缩影。

这是4月13日在北海道松前城拍摄的耳冢。(新华社记者华义摄)

基于掠夺和同化的开发

三年前的4月19日是日本国会通过《阿伊努施策推进法》的日子。新华社记者日前走访了北海道,调查阿伊努人如今的生存状况。

一般认为,阿伊努人曾广泛分布于日本列岛北部,拥有自己的独特语言和文化。但随着和人北上,其生存空间被不断压缩。至江户时代,和人势力已推进至北海道南部,阿伊努人虽然饱受和人欺压,但仍在北海道拥有一定生存空间。

这是4月12日在北海道南部的“民族共生象征空间”拍摄的展示图片,图中显示的是20世纪上半期的阿伊努人村落。(新华社记者华义摄)

明治维新以来,日本政府对北海道实施开发,阿伊努人在这一过程中遭到前所未有的打压。近代北海道开发史,就是一部阿伊努人的血泪史。日本历史学家新谷行在《阿伊努民族抵抗史》中详细介绍了这一过程。

新谷行指出,明治政府的打压政策分为两个层次。一是在经济层面夺走阿伊努人土地。阿伊努人没有土地所有权概念,明治政府便利用这一情况认定北海道为无主之地,将土地全部收归国有,然后以极低价格卖给大规模移居当地的日本人。阿伊努人由此被夺走了长期生活的家园。二是禁止阿伊努传统习俗,不准阿伊努人以传统方式狩猎,还对阿伊努儿童实施“皇民化教育”。

致力于恢复阿伊努人各项权利的民间组织“阿伊努政策讨论市民会议”成员、札幌自由学校“游”事务局长小泉雅弘指出,阿伊努人被剥夺了语言,仅此就足以构成侵害人权。他们还被禁止狩猎和捕鱼,被剥夺了谋生的权利。

避重就轻的保护政策

1899年,明治政府制定了“北海道旧土人保护法”。但对于这部名义上是保护阿伊努人的法律,日本许多专家学者认为,其中规定的很多措施反而被用来剥夺阿伊努人土地、禁止阿伊努人习俗、消灭阿伊努人语言文化甚至本民族语言的姓名。日本社会活动家荒井源次郎在著作《阿伊努的呐喊》中指出,这部假惺惺的所谓保护法徒有虚名。

明治之后,日本政府对阿伊努人的相关政策长期延续。恶评如潮的“北海道旧土人保护法”直到1997年才被废止。近年来,随着国际社会掀起保护原住民运动,特别是2007年9月联合国通过《土著人民权利宣言》后,日本官方才于2008年6月首次正式承认阿伊努人为北海道原住民。

2019年4月,日本国会通过《阿伊努施策推进法》。2020年7月,国立阿伊努文化设施“民族共生象征空间”在北海道南部开业。这些措施成为日本政府所夸耀的保护阿伊努传统和文化的最新成果。

这是4月12日在北海道南部的“民族共生象征空间”拍摄的展示图片,图中显示的是拍摄于昭和初期的阿伊努人群舞。(新华社记者华义摄)

但记者日前走访“民族共生象征空间”时发现,该设施就像一座以阿伊努为主题的大型公园,其中陈列展示有各种阿伊努族物品,还仿建了阿伊努村落,但对明治时代的阿伊努人血泪史少有提及。

“这就是一座旅游设施。”阿伊努老人清水裕二在参加一个研讨会时如此评价。他说,设施内的博物馆都是以一般日本人视角叙述阿伊努人历史,没有任何对阿伊努人的道歉,“如此谈何共生”。他还指出,“民族共生象征空间”附属的“慰灵设施”也有违阿伊努人的生死观。

“阿伊努政策讨论市民会议”去年以北海道等地的阿伊努人为对象实施了一项调查。调查结果显示,多数阿伊努人并不认可日本政府的帮扶政策,认为日本政府避重就轻,淡化明治黑暗历史,并故意回避最为关键的原住民权利问题。

比如,针对“民族共生象征空间”是否尊重了阿伊努人的民族自豪感这一问题,60.5%的受访者表示没有。有受访者写道,这个设施主要展示阿伊努文化,但对阿伊努人被明治政府夺走生活权的事实视而不见。

再比如,《阿伊努施策推进法》虽然承认阿伊努人是原住民,但并不承认其拥有土地资源权等原住民权利。84%的受访者认为应该修改这一法律以保障阿伊努人权利。一些阿伊努人在调查中指出,日本政府应该予以补偿,并恢复阿伊努人在明治时期被剥夺的诸项权利。

从未消除的民族歧视

在日语中,“阿伊努”和“啊、狗”发音近似。2021年3月,在一档日本电视节目中,一名参演嘉宾借“发音梗”歧视阿伊努人,引起阿伊努人强烈抗议。

在日本,这样的歧视事件绝非个案。据清水裕二回忆,他小时候在学校就受到同学霸凌,被称“原始人”。

日本官方调查也显示,歧视阿伊努人是日本社会的顽疾。日本内阁官房阿伊努综合政策室2016年发布的一项全国阿伊努人调查结果显示,72.1%的受访阿伊努人表示现在仍受到歧视和差别对待,涉及职场、学校等各种社会场景。

荒井源次郎在《阿伊努的呐喊》中指出,明治政府制定的“北海道旧土人保护法”中“旧土人”这一称谓就说明其将阿伊努人视作未开化的劣等民族,体现了日本主体人群对阿伊努人的优越感。这种优越感持续至今。

这是4月19日在东京拍摄的日本专家所著的两本阿依努人书籍。左为日本社会运动家荒井源次郎作品《阿伊努的呐喊》,右为日本历史学家新谷行作品《阿伊努民族抵抗史》。(新华社记者沈红辉摄)

作家古谷经衡认为,歧视阿伊努人的深层原因在于,普通日本人不认为曾侵略、迫害了其他民族。他指出,如今的日本学校教育设置了有助于加深学生对阿伊努文化理解的内容,但没有从加害角度讲述阿伊努人被和人压迫并剥夺土地的历史,所以普通日本人对此知之甚少。极少有日本人对阿伊努人抱有自己是加害者的意识,这才是歧视问题的背后原因。特别是近年来,日本历史修正主义者和保守派极力鼓吹“日本人历史上是绅士和正义化身”“日本从未侵略和歧视其他民族”等错误史观,加剧了歧视问题。

小泉雅弘表示,作为在北海道生活的人,他必须正确了解阿伊努人的历史,不能视而不见。“日本惯于将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