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数字藏品来袭,国产IP有了新玩法

2022-08-27 22:07:13 732

摘要:作者|妙啊博物馆们卷起来了。不过卷的不是文物,而是数字藏品。随着数字藏品市场在国内持续升温,博物馆们似乎也找到了文物的新玩法。去年鲸探联合敦煌美术研究所推出了两款数字藏品,共限量16000套,一经发售瞬间被抢空,之后各大博物馆也迅速跟上推出...

作者|妙啊

博物馆们卷起来了。

不过卷的不是文物,而是数字藏品。

随着数字藏品市场在国内持续升温,博物馆们似乎也找到了文物的新玩法。去年鲸探联合敦煌美术研究所推出了两款数字藏品,共限量16000套,一经发售瞬间被抢空,之后各大博物馆也迅速跟上推出数字藏品。

经历了近一年的发展,中国数字藏品和海外数字藏品(NFT)的差异化也逐渐体现出来。

如今越来越多文化艺术领域开始涉足这条新赛道。在春晚上爆火的舞剧《只此青绿》就联合灵境文化发行了数字藏品纪念票,这也是演出行业的首个数字藏品纪念票。

电影领域跟数字藏品也寻找到了巧妙的结合点。2021年,导演王家卫将1999年电影《花样年华》拍摄后未发行的片段制成NFT(数字藏品),卖出428万港币。

通过与各类文化艺术领域的结合,中国版数字藏品的特点正在凸显出来,利用技术弘扬传统文化,数字藏品在中国市场正在探索更多新的玩法。

01大厂入局数字藏品,都在做什么?

市场追踪机构DappRadar的调查显示,2021年NFT(数字藏品)总销售额为249亿美元,相比2020年暴涨260倍。在数字藏品热潮刺激下,国内已经涌现出大大小小一百多家数字藏品平台。腾讯、蚂蚁、京东、百度、网易等互联网公司先后推出了自己的数字藏品平台。这些数字藏品平台主要采用定价、限量出售模式。

值得注意的是,跟海外数字藏品(NFT)都在以太坊公链上不同,国内的数字藏品平台接入的大都是联盟链,鲸探、阿里拍卖接入的是蚂蚁链,幻核、R-数字藏品、阅文接入的是至信链。而大厂旗下的平台,大多也不支持C2C交易。

经过近一年的发展,大厂们的数字藏品业务已经步入稳定期,鲸探和幻核更是稳坐行业头部,品牌和IP们为了能在这两个平台发行数字藏品已经大排长龙。

未来智库发布的研究报告显示,鲸探是目前国内最大的数字藏品交易平台。截止2022年1月31日,鲸探共发布255款数字藏品、限量销售302万份。而《区块链日报》数据显示,幻核也已发行29067份数字藏品。

除了做平台,不少品牌也在尝试向内容运营领域尝试。

蓝色光标就在向数字藏品服务领域拓展,帮助品牌和IP去做数字藏品创策、制作与发行。

在内容IP领域,早在2021年8月,灵境文化就联合暑期档国漫电影《白蛇2:青蛇劫起》推出了小白、小青两位角色数字藏品。这是业内首个以蚂蚁链技术实现数字艺术收藏品链上发售的国漫电影,也是电影在IP衍生价值上的一次创新尝试。

最近,优秀国产内容IP《流浪地球》《我不是药神》也相继联合灵境文化发行了数字藏品。

《流浪地球》推出《地球移民》《太空逆行者》《地球驾驶室》《红色巨星》《命运的安排》《月球》六款数字藏品。《我不是药神》数字藏品联合国内一线插画艺术家对电影进行深度创作。

这两部给无数人带来感动和希望的国产佳作,以极具情感价值、艺术价值和收藏价值的形式,与藏家达成不可篡改、不可复制、不可拆分的数字羁绊。

02数字藏品玩法卷起来了

不同于海外的投机炒作,没有开放二级交易的中国市场,在数字藏品的商业价值上有了新的玩法。

近几年来,全国各大博物馆都在探索数字化,尤其疫情到来之后,线下参观的难度进一步加大。为了让更多群众观赏到文物,博物馆们也正在从线下向线上发力。

数字藏品进入中国市场后,博物馆们最先瞄准了这个新兴事物。

今年年初,中国国家博物馆推出了四羊青铜方尊、西汉错金银云纹青铜犀尊等4件国宝级文物的数字藏品,上线即售罄;湖北省博物馆上线的首个数字藏品“越王勾践剑”,限量1万把,参与抢购的人数却高达60万。

2021年10月,鲸探推出重点针对文博领域的“宝藏计划”,湖北省博物馆、湖南省博物馆、河南博物院等24家文博单位参与其中,并发行了源自馆藏的文创数字藏品。春节集五福期间,这24家博物馆还集体在鲸探上线3D数字藏品。

艺术领域在数字藏品上也有了新的探索。

今年春晚的舞剧《只此青绿》全网出圈后,3月,中国东方演艺集团、大麦、灵境文化共同推出舞蹈诗剧《只此青绿》数字藏品纪念票。

通过技术与艺术的融合,不仅丰富了《只此青绿》抵达观众的路径,也为演出行业打了个样。

近几年的“新晋网红”电视台河南卫视,在小年夜推出了新IP《新民乐国风夜》。日前,这个新国风IP联合灵境文化推出了四款国风音频数字藏品,上线不久便一售而空。

这四款创新国风数字藏品延续了晚会对民乐、戏曲、古诗、非遗等艺术形式的创新融合式呈现,且四款藏品均为晚会节目未发表版本,进一步拉升了数字藏品的收藏价值。

还有一些平台将数字藏品用于艺术品的溯源与版权保护。

2020年,天下秀上线了首个区块链数字经济艺术价值平台“Hashii Art”,主要服务艺术圈,也可以看作是TopHolder的前身。“Hashii Art”通过把艺术品和数字藏品绑定在一起,在交易时,就能查看数字藏品的转让链路,了解艺术品曾经过谁手。

在大众关注度更高的音乐和电影领域,数字藏品的火爆程度更甚。

今年3月,音乐人张尕怂推出了土潮歌”系列3D数字手办,虽然仅发售1027份,不过在预约通道开启后,吸引力5万用户预定,正式发售后,1.3秒就全部售罄。

与此同时,电影宣发也通过数字藏品探索找到了新的宣发渠道。今年春节档,几部最热门的电影《喜羊羊与灰太狼之筐出未来》《四海》都联合灵境文化推出了数字藏品。

数字藏品在探索更多商业化可能的同时,也为中国传统文化、经典国产IP注入了新的活力。

03用技术为文化产业赋能

经过近一年的发展,中国数字藏品市场与海外市场有了明显的差异化。

在海外市场,数字头像藏品是大热门,凭借“顶流”无聊猿,其母公司 Yuga Labs 估值达到40亿美元。

海外市场开放二级交易,藏家们大多抱着投机、炒作心理。

Nonfungible最近发布的NFT 2021年度报告显示,在NFT收藏品社群中,藏品的平均持有时长仅有40.9天。2021年3月,迈克 · 温克尔曼在2007年拍摄的日常图片拼贴画的数字藏品拍出了6930万美元的天价,也是有史以来售价最高的数字藏品。

而中国由于未打开二级市场,藏家们的心态更偏向于“藏”,在购入藏品时更注重其艺术价值和文化价值。

许多藏家都是传统艺术领域的爱好者,对它们来说,数字藏品跟藏品是一样的,只是在技术的保护下,藏品“保质期”更长了。

一位传统艺术品行业从业者表示,他收藏的数字藏品,大都是符合自己艺术审美的,至于升值空间,并不在自己的考虑范围内。

尽管数字藏品进入国内市场相较海外要晚一些,不过国内数字藏品市场正在走出一条中国特色数字藏品之路。

细数鲸探、幻核两大平台发行的数字藏品,绝大多数都是文创类数字藏品。数据显示,在鲸探上,来自传统文化相关IP的数字藏品占比达到70%。

从国内数字藏品的发行领域可以看出,数字藏品的价值不再聚焦于货币属性,而是开发出了更多商业化的可能,同时也将中国传统文化和优秀的国产IP进一步推广出去。

新生事物必然伴随着泡沫,在数字藏品热下,出现了一部分炒家搅乱市场,一些场外交易、操盘炒作等事件。不过各平台的相关规范政策也迅速跟上,最近鲸探就上线了一系列处罚措施来规范市场。

今年2月,鲸探对违规转售的用户进行限制转增的功能,3月再次对数百名用带有插件和脚本等第三方软件抢购的用户做出处罚。鲸探强调,如果发现用户在平台之外以构成犯罪活动的方式组织交易,将“通知警方并将(细节)移交司法机关”。

腾讯也正在收紧数字藏品的政策,今年开始,微信小程序下架了一批数字藏品平台的小程序,包括西湖一号、唯一艺术、洞壹元典等平台。对于唯一艺术,微信的封禁理由是“由于涉嫌绕开、规避或对抗平台审核监管,已暂停服务”。

随着监管的完善,行业逐渐步入成熟,在各大平台的共同努力下,中国特色数字藏品也正在用技术为民族文化赋能,激发文化产业的新活力。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